訂閱電子報
點此更換驗證碼

媒體聚焦 | 平面媒體

【今周刊】興趣變志業 不做會後悔

撰文‧劉育菁

兒時夢想人人都有,但九成九不敵現實而石沉大海,但以立國際服務創辦人陳聖凱秉持「不做會後悔」的熱情,一頭栽進國際志工行列,走過創業初期艱辛的二年,現在以立是國內少數不靠企業資助的社會企業,成立至今四年半累計已引領一千八百人當志工,幫助過數千位第三世界的居民。

一個二十六歲、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,為什麼「敢」創業?一切都源於小時候曾看過的電影《異域》。

家境小康的陳聖凱排行老二,父親是大樓管理員、媽媽是國稅局公務員,小時候他跟著爸媽搬過十多次家,對擁有一個能遮風避雨的居所,有深深的感觸。因此,當電影描述距離台灣三千公里之外的泰緬邊界,有一群亞細亞孤兒,過著有一餐沒下一頓的貧困生活,難過的心情一湧而上。

這位七歲男孩在內心埋下助人種子,隨著時光流轉,陳聖凱在二○○八年加入「若水國際」的菲律賓志工團,替當地居民改建房子。

陳聖凱拿起照片解釋,改建後水泥屋有六坪,雖已可隔成浴室、廚房及臥房,但沒水沒電,充其量只是颱風來了不會倒的空間,跟台灣生活水平仍差很大,但房屋的主人卻堆滿笑容說:「What a beautiful house I have !」(我擁有一間這麼漂亮的房子)

那一抹滿足的微笑,就像是一記當頭棒喝,陳聖凱永遠忘不了,「原來想擁有安身立命地方不在坪數與設備,而是欲望。」都市長大的孩子很容易陷入數字主義,小時候跟同學比成績、工作後比薪水,就算是結婚生子後,「比較」的輪迴仍會繼續下去。

回台後,陳聖凱用自己的方式跳脫輪迴,第一件事就是向若水創辦人張明正與王文華宣告要把「興趣」變成「志業」。以社會公益為出發點,很快地獲得若水的支持,以及七十五萬元的創業資本,在家人的資助下,他用一百五十萬元,創立「以立國際服務」。

事實上,陳聖凱若非開創以立,他的另一條路就是從事本科園藝行業,但開啟他「Why not ?不能改變?」的靈魂人物,正是夢想學校創辦人─王文華。

王文華對陳聖凱的印象是:「竟然有人比我還『若水』!」事實上,若水在剛成立時只挑有工作經驗的員工,當時應屆畢業的陳聖凱為了實現夢想,鍥而不捨想加入。「一開始我們拒絕沒有經驗的他,但他沒有放棄,改要求當約聘人員或工讀生,最後甚至表明可以義務幫忙,終於進入若水大家庭。」

 

王文華讚:他是一個親身參與的實踐家


王文華說:「Kevin (陳聖凱)不是一個只會說說的人,而是用手腳親身參與的實踐家,就是一個熱血到什麼都不要的年輕人。」

「以立」初期只有兩個員工,陳聖凱從預先考察、規畫行程、找合作夥伴等,一人身兼數職。國際志工不像大學社團,必須要有一套商業模式,這對園藝系畢業的陳聖凱是極大考驗,頭一、二年幾乎是跌跌撞撞。他表示,志工團要成行須有很多條件配合,除了當地政府支持、合作夥伴的信任,更要親自踩點,「一個步驟出錯,就很容易擦槍走火。」

讓陳聖凱記憶深刻是越南團,因為剛開始不知到哪裡服務,只好每天不斷移動探訪,常常是凌晨四、五點出門,晚上十二點才能落腳,加上對當地不熟悉,經常發生志工沒飯吃的窘況。

「體力的耗損可以忍耐,真正澆熄熱情的是『人性』。」陳聖凱說,在越南偏鄉曾被海關拒絕,一路上得靠紅包打通關,還有女團員被性騷擾,讓陳聖凱身心俱疲。

到了第三世界不免水土不服,陳聖凱曾經一下飛機就直奔醫院,還在診間用泡麵果腹。校長兼撞鐘的日子過了快兩年,資金也快燒光了,召募不順、工作人員意見分歧,讓他幾乎決定結束一切。

但人生就是那麼巧妙,就在陳聖凱想放棄的同時,貴人降臨。「現在的以立有這點成績,周曦翎的加入,功不可沒。」他竪起大拇指稱讚。

在成為以立共同創辦人前,周曦翎是知名國際事務所的執業律師,辦公室坐落精英薈萃的中環區,出入有司機接送、出差坐頭等艙,是頂尖精英的代表。

但骨子裡有「憤青」特質的她,覺得自己只是幫富翁更有錢的工具,於是她逃離香港加入陳聖凱的印度團。周曦翎發現,在印度只要用小小的力量,就能幫助很多災民,瞬間瓦解她長期「沒路用」的感覺。

像周曦翎一樣被感動的是去年二月參加「柬單生活」的二十五歲上班族Jerry,他自掏腰包花三萬元參加柬埔寨志工團,有一幕場景讓他受到很大震懾。

他回憶說,那是一個距離市區半小時車程的垃圾村,三百公尺外就能聞到惡臭,遊覽車停下來,一行人即被包圍,二、三十位居民靠著兌換垃圾堆瓶罐,每天賺取一、二美元過生活,若沒東西吃,只能靠著廚餘果腹。「如果在貧窮線生活下的孩子,都能天真的笑,那活在富足台灣的我們,又憑什麼不快樂呢?」這樣深刻的體會,讓Jerry今年開始從團員變成領隊。

一個有熱血、少了商業腦袋的男生,與很有想法、卻無力實踐的女生,就像天生絕配,讓瀕臨結束的以立獲得重生機會。周曦翎加入後,資金有了後援,在計畫行程上讓參加者與當地人雙贏。在品牌形象細節上包括海報、網站及行程也不斷檢討與優化。

國內想當志工只要身體力行即可,但想當國際志工服務,不僅要出「人」,還得出「錢」,想加入志工行列,得先抽出服務的空檔,並且自付機票,以及食宿、翻譯、材料費等計畫費用。

 

成立協會接受企業捐款,模式獨步全國


目前以立只收取五千元至八千元的團費當成行政費用,為了專業與獨立,不接受任何捐款。隨著參與人數增加,一年多前成立了協會,專門接受企業捐款,所有人事成本都由以立吸收,捐助資金直接用在當地,反而獲得更多企業的認同,這樣模式是國內唯一,也讓以立建立企業客戶,約占每年出團的一五%。

目前以立光靠國際志工團就能獲利,周曦翎功不可沒,但她卻自嘲:「用球賽來比喻,陳聖凱是打籃球的人,而我只是評述員。」她打從心底佩服陳聖凱。

從第一年帶領六十個人出團,現已成長超過十倍,希望二○二○年,以立服務的村民,累計至少要一萬人以上。以七年來看,成長的速度不算快,不是為了數字,而是要深化志工的內涵。

「以前以立只想著要如何活下來,現在的以立體質已經改善,可以往前跑。」從陳聖凱的眼中,不僅有了盼望、還充滿著自信的眼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