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電子報
點此更換驗證碼

當地人文

 

- 沙溪古鎮:古往川流馬幫的歇腳地


古時,沙溪總是令人流連忘返。這一切大概和它的地理位置有關,向北就是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迪慶高原,向西則是山高谷深的三江開流。多年以來,對那些即將走向艱辛的趕馬人來說,沙溪是他們歇息地,離開人間的最後一站。而那些剛從困苦中走出來的馬幫,遠離了要人命的雪山、峽谷和急流,突然到了沙溪,在他們眼中這裡就是天堂。正如歌唱道的一般“茶馬古道遠,人間到天堂”。

茶馬古道,指的是百年來存在於中國西南橫斷山脈中,以馬幫為首的民間貿易通道,它既是條地勢高聳、路況險峻的交通驛道,也是西部民族文化交流的走廊。茶馬古道緣起於西南邊疆的茶馬互市,雲南盛產的茶葉品質優良,享有盛譽,藏民們自然願意用特產的馬匹來交換,這就形成了民間茶馬互市的雛形。在這情況下,朝廷便用藏族嗜茶的習性來推行”以茶制邊”的政策,加強邊疆與中央的依存關係。有道是”戎人得茶,不能危害;中國得馬,足為我利,使之遠夷皆臣民不敢背叛,此制西番控北夷乃上策也 ”可見茶馬古道在歷史經濟與政治上的重要地位。

隨著”漢茶”和”番馬”交易的不斷增長,往來茶馬古道的貨物範疇也逐漸擴大到鹽業、瓷器、絲綢、布匹和藥材等。然而,在元明以後,隨著洱海西岸土地的開發,南起大理,經牛街、劍川北行入藏的陸路迅速發展。終於,在滇藏公路開通後,沙溪這個茶馬古道上曾經重要的驛站,逐漸在歷史上沒落。 

沙溪是你生活起居的據點,你將在這古色古香的古鎮裡,彷彿走進時光隧道,感受百年前茶馬古道的繁榮似錦。

 


 

- 彝族村落:遺世獨立的少數民族


彝族分佈於雲南、四川、貴州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,擁有中國最早的音節文字。彝族是一個文武並重,講究禮儀的民族,有“客人長主三百歲”之俗話,民間素有打羊、打牛的迎賓之道,在殺牲前,要將活牲牽到賓客前,請客人過目後宰殺,以表示敬重。

火把節是彝族最盛大的傳統節日,時逢農曆六月二十四日的火把節之夜,村村寨寨都要豎起一個高丈餘的大火把,各家把小火把舉在大火把周圍,以示團結齊心。人們穿上節日盛裝,圍著火把齊歌載舞。最高潮時,人們還要舉著熊熊燃燒的火把,巡繞房舍和田地,邊走邊唱,併發出陣陣宏亮的歌聲,火把相連,形成條條火龍,蔚為壯觀。

彝族婚俗,聯繫感情的主要途徑是對歌,紅白喜事、上山砍柴,甚至男女相遇也要對歌。彝族的婚禮是五花八門的,揹新娘就是一個十分有趣的風俗,彝族山寨山高路遠,一路上,新郎累得汗流浹背、喘息不止,新娘一到新家,就舉行迎親儀式,讓新郎、新娘坐在大門前的凳子上,樂師們奏起熱鬧的迎親調,親朋好友燃放爆竹,燃起火把祝賀新人。儀式一結束就開始跳舞,歌聲合看舞步響了起來,大家通宵達旦的歡樂。這樁喜事剛結束,許多青年男女也找到了心儀的對象。 

我們服務的彝族村落位於距離沙溪古鎮上,開車兩小時的山頭,許多村落人家,至今仍保有傳統習俗的生活方式。

 

 

 

扶貧自立 - William的養牛扶貧計劃


在彝族村落,一但過了學齡後的年紀,孩子們就得跋涉山路到沙溪古鎮上的學校上課,這段我們開車也得花兩小時的山路,孩子們走起來格外艱辛。也因為山區嚴寒的關係,村民每年三至八月種植的土豆,收成僅能求得溫飽,孩子們在初中以後,常因為學費困窘的關係放棄繼續升學,山裡的孩子普遍升學率低落。

以立想著手協助村落的教育議題,我們和在彝族村落執行養牛扶貧計劃的William合作,他曾經是以立「柬單生活」和「藍天竺地」的隊員,現在全職投入了社會公益。William認為要解決少數民族的教育議題,不能只帶來一次性的課程或是學費贊助,必須讓村落建立可以有永續收入的獲利方式。

William在”回歸原生的生命軌道”的核心價值下,以本來就屬於彝族生活的牛隻,開啟了養牛扶貧計劃。他免費贈送牛隻給村落人家,餵養山區豐碩水草,產下的牛犢賣回市場後,這筆收入就是永續的教育基金,除了能提供孩童持續的就學外,牛也在村落農耕和家計補貼上,維持了重要的生計保障。

以立帶領志工上彝族村落建牛棚,是為了提供弱勢家庭完整的養牛環境,牛在牛棚裡抵禦山區寒冬,擁有舒適的家,健康育成的牛隻,才能有好的賣價回饋於村民,落實孩童的基礎教育。在搭建牛棚期間,參與養牛計劃的師傅們不分你我,齊力來到屋主家合力帶領志工。透過一起勞動、一起午餐,甚至在結業式時,無時無刻的交流互動,拉近了彼此情感的融入,除了凝聚了村落的和諧互助關係外,也讓志工們、和彝族村民間,看見了生命的純樸與真實。

除了扶貧,更要其能自立。

風啟雲勇在彝族村落建起的,不僅是一棟牛棚,而是村落孩子未來上學的期盼和機會。請記得,牛棚建設的初衷、設計、施工,甚至是結業式時,都是你和村落一起參與的。你所回饋村民的,不僅僅是你的勞力,還有這份情感的投入。這份情感帶領我們認識自己,是喚起我們彼此能以「回歸原生的生命軌道」的重要依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