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電子報
點此更換驗證碼

2017-03-04

【探勘現場】泰國 - you need to be yourself, but you also need others

By 顏志豪|泰國計劃負責人

「你今天學到什麼?」泰國是右駕,Brother Anurak在從清邁農業大學回程路上時,和我說。

我知道他正在等待著我的答案,若是平常日子,我不可能即時地回答,但現在我在探勘,抱著高昂的興致來,注意每件事情和自己的關係,這就是我喜歡探勘的地方,像是解謎一般,找出可以共事的線索、還有對於合作夥伴的觀察。


「有三點心得」還有,我發現英文比中文更能切中要點,可能是因為說中文時,能用隱晦的字詞帶過自己還沒摸透、不願意透露的想法。英文的快問快答,讓初心昭然若揭。

「在你來到CLUMP的攤位時,你的員工們還是尋常的工作,不會刻意表現勤奮、或是緊張被發現破綻。我認為這是你和大家有著信賴、有個工作以外的相處默契的關係。」Anurak點頭,我想到了他有時嚴肅、有時詼諧的和CLUMP年輕人開玩笑的模樣。

「第二,你安排我和國際學校的老師見面時,我發現婉晴老師她很尊重我們這次上山(到克倫族部落)的行程,她知道我們會做勞動工作、也願意帶領她的學生一起融入村民的生活。我從她的眼神中知道,她是一位會照顧好學生的老師。

這樣實際的見面,真的比只在電話中溝通更讓我放心,你知道我對於未知的事情就是有好多的擔心,這是我的個性,尤其在帶隊的時候,我不希望出差錯。

我以前唸企管,學的就是組織和管理,要做好控管來預防未來的風險,但我任職於發展工作,尤其是接觸在地社區和村民時,卻常是沒得規劃,村民們才不來這一套。

我以前覺得是村民善變,但我後來知道,真的沒有辦法在半個月前,知道星期二的上午十點要去插秧還是做推肥廁所的牆面,有太多事情在村落是隨著環境而隨時在變化。

時間久了,也許是累積了默契和信任,我發現-原來住在村落的生活不是沒有規劃,村民反而比我(city boy)更知道此時此刻要做什麼,因為他問過天、他問過此刻他的內心、還有他即時的觀察了我,他知道我們現在要做什麼。

簡單生活來自一切都是最好的、適用當下、助益未來的安排。

說起來好直覺,但我知道婉晴老師就是能保持彈性的人,同時,她也知道她正在做什麼,她要帶著她的學生,一起加入我們的上山(到克倫族部落)的行程,讓學生和平常不能見得的村民相處幾天。」

話落落長,Brother Anurak不時發出應和的聲音,「你知道嗎?今天的見面,婉晴老師也覺得放心許多」Anurak和我說。「那麼,我第三個看法是,我很歡迎這群泰國國際學校的學生加入我們。」

當然,要讓台灣志工和克倫族村民一起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,已經是件困難的事情;泰國家境富裕的國際學生的加入後,可能會有更多的磨合和衝突,需要更多的引導、對話和等待,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但我相信,就是因為它不容易,要讓不同文化、生活習慣的人共存是多麽困難的事情,它才有實踐的價值。我們有機會知道自己需要隱藏、削弱的特質;需要強盛、凸顯的特質,知道我們會被欣賞、能被團體需要的長才。

知道當我們要共享地球資源時,彼此應該如何溝通調解。我們的社會需要讓多元並存,泰國的學生加入,我們可以更接近這份理想。」

"Yes, you need to be yourself, but you also need others." Brother Anurak說。

對,這就是另一層的簡單生活,在生活中每件單純的事物中,存在的彼此依附、循環的複雜的關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