訂閱電子報
點此更換驗證碼

2016-09-03

【以立故事館】 第一站:台東「孩子的書屋」

By (文)Shamo Lai|台20 隊員、(圖)陳奕維|台20 隨隊攝影師

尋找自己的第一站在台東迎來甘霖的同時結束了,填補興奮和不確定感的是感動、新的習題,帶一點身體上的疲累與另一段旅程的燃料。

感受距離比較弱的我,總是要在期限要到的時候,才有該趕快開始著手的覺悟;總是在離別已經近在眼前時,才明顯的感受到離別的焦慮感在心頭上撞擊。這次近距離的接觸「孩子的書屋
」在做的事情,才讓我真正體會陳爸(孩子的書屋創辦人陳俊朗先生)和這個團隊令人動容之處。


有一種愛,叫愛你的仇敵。

陳爸說到,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,看到那些家暴、性侵孩子的父母,他多想打死他們,但他不行,還要帶著他們,從照顧孩子,到照顧那些孩子的父母;還有那個在單車環島碰到酒駕駕駛撞死了車隊的孩子,下車那副吊兒啷噹的樣子,讓他有多憤怒,他還是只賞了他兩巴掌,並要他跪下認錯,避免他被現場已經抄好傢伙夥伴們痛毆。

在我們協助屋損重建的那一天半,我們在烈陽下揮汗如雨,冒著工作危險、耐著肌肉的酸痛、工作時被弄傷的疼痛,想要盡快完成拆除,以便讓重建的師傅可以繼續後續工作的同時,我看到屋主一直坐在棚架下的木製沙發上,不發一語的看著我們工作。我們的工作快要尾聲的時候,工班們終於完成屋頂上的工作,從毫無防護措施的屋頂上下來,黑孩子工班的工頭玉念(一個僅25歲左右的帥氣女生)說:「我們最後把可再使用的木材和不適合再使用的木材分類好就好,我很不爽屋主一直只在旁邊看,都不幫忙!」我相信她的不爽一定很久了,但她仍然控制好自己的情緒,將整個團隊的氣氛維持的很有活力、很歡樂,直到最後才透露出她的不爽。

聖經出埃及記23:4-5說,「若遇見你仇敵的牛或驢失迷了路,總要牽回來交給他。若看見恨你人的驢壓臥在重馱之下,不可走開,務要和驢主一同抬開重馱。」在馬太福音5:44也說,「只是我告訴你們,要愛你們的仇敵,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,...」在這裡,我真實的看到這種愛,令我感到刻骨銘心的愛。




有一種付出,來自正義。

從剛開始只是收留附近晚上無處可去的孩子,在發現有這麼多這樣的孩子後,散盡家產只為給這些孩子一個能展露靈魂、發揮天賦和不挨餓的環境。那天晚上陳爸在講到想要培養從政的孩子時,那咬牙切齒的表情,還烙印在我的腦海裡。因為我們的政策,讓多少貧苦人家的孩子,在不公平的起跑線上,直接宣告輸掉自己的未來。開會討論如何減少補習教育的官員們,沒有一個孩子不是在補習的,這真的能改變現在這個以學科成績掛帥的社會嗎?想到那個每天都沒晚餐可以吃的孩子,晚上餓到受不了的時候就會拿凳子壓住自己的肚子,以求降低那股飢餓感,這樣的孩子要怎麼好好唸書呢?

「愛彈吉他的孩子,我就找彈吉他的老師來教;愛跳舞的孩子,我就找跳舞的老師來教;愛念書的孩子,我就來教他們念書。」陳爸想的只是怎麼給這些孩子公平的環境,讓他們跟一般的孩子一樣,可以跟隨自己的靈魂、追求自己的夢想。一一將這些包袱扛在肩上的陳爸,儘管幾年前已經真的散盡家產宣告破產了,當他提到這些故事的時候,從他的口氣中,我聽不出那個來自金錢的壓力,甚至最近閒暇的興趣是偷偷塞錢和食物給流浪漢,看他們發現憑空出現這些東西驚訝的表情。第一次,我看到這麼不重視錢的人,深深被這種不為錢所禁錮的自由所吸引。


有一種不放棄的勇氣,來自不捨。

「在這十幾年,我後悔了一千多次,但隔天我還是繼續做下去。」每當感到挫敗與後悔的時候,陳爸回頭看到一雙又一雙烏黑明亮的眼睛,想到如果他放棄了,這些孩子就要回去面對那些性侵、家暴、飢餓,這股不捨與正義感,讓他牙一咬,又繼續向前走。是責任感嗎?不,只是不捨。這種不捨,讓陳爸從一開始的書屋,經營到現在有八間書屋,只是為了讓更多的孩子在放學後可以有學習成長的地方;為了提供孩子健康的食物和大孩子可以有生活的技能,食材自己種、屋子自己蓋。隨著越做越大,責任越來越大、阻力也越來越多,但我看到他堅定的眼神、無畏的勇氣,彷彿看到站在長板坡的張三爺,為孩子築起堅韌的盾。

不知道是不是這種勇氣,讓陳爸建立了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度。一開始書屋是用租的,但隨著碰到房東要漲房租,或是收回去做民宿,「那就自己蓋吧!」因為太難找到無農藥的蔬菜了,「那就自己種吧!」一方面不用受制於外在環境的條件限制,二來可以提供大孩子們工作的機會。這讓我想到了十大經濟建設,既可提供良善的生活環境,又可以提供人民很多的工作機會,一舉兩得。

「我們這裡神經病特別多」,陳爸用半開玩笑的口氣說出這句話,但隨即我認知到他不是在開玩笑。「孩子的書屋」裡的大孩子們,很多都是需要極大的包容力去接受他們一再的犯錯,需要極大的耐心一再的拉他們一把、教育他們正確的態度,讓他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,維持自己的生活。這是多麼的不容易呀!




有一種美,來自於貢獻自己。

來到台東的第一天,得知我們四天都要做不一樣的事,我當下有些不解,為什麼不一樣一樣的完成,在人力如此不足的現實條件下,每一樣事情都得要馬上做完嗎?像是協助風災戶處理屋損,這不是應該有政府單位或是其他的私人單位也投入協助了嗎?為什麼在人力吃緊的情況下,「孩子的書屋」還要投入這個行列呢?後來才知道原來政府的協助幾乎都集中在台東市區,像我們去的這些比較偏遠的地方,都是沒有被照顧到的。所以儘管在咖啡屋有完工時程壓力、青林書屋也有完成修繕的時間壓力下,「孩子的書屋」還是投入了協助災後修繕的工作中。甚至黑孩子工班中還有黑孩子也是受災戶,處於有家無法歸的狀態,只能在外面搭帳篷,仍然先去幫別人修繕。這種無私的貢獻,真是令人感動不已,令人倍感敬佩!

四天的工作,勞累的程度真的超過我的想像,許多工作都很需要力量:搬運瓦片、拔除木條上的釘子、鏟土、搬土、打土。而我們大部分的隊員都是女生,但看到大家都是不遺餘力的貢獻自己,完全沒有人在用嘴巴做事、完全沒有人在偷懶、完全沒有人在喊累,哪裡缺人就往哪裡去,就算是要爬上鷹架也沒問題,彼此協助、互相補位,沒有人在踢皮球、沒有人在鬼隱、沒有人在打太極、也沒有人在敷衍了事、更沒有人在抱怨。每天做事的感覺都很舒服、那幅大家不遺餘力地貢獻自己的美麗畫面還印在我的腦海裡,能跟你們一起出隊感覺真好!真希望之後大家還有機會可以一起出隊。

隨著揮手道別,我不禁在想,加入了我們一隊15人,拼命地做都只有這樣的進度,那我們回去後,剩下那僅僅五人的黑孩子工班,要怎麼如期完成那些工作呢?台灣真的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有能力的人伸出援手,透過付出去感受、透過分享去激盪彼此的靈魂,透過這次近距離的接觸,我感覺自己真的得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,在我腦海裡等待其他的東西來碰撞出新的火花。

ps. 我好喜歡認真拔釘子時的自己,透過專心拔除一個又一個釘子,我覺得我的思緒好乾淨!